冰岛音乐——极光下的冰与火之歌

阅读时长10分钟

作者:Lucia Wu

2023年8月22日

liveshow

冰岛——一个有着黄金圈、冰河湖、钻石沙滩、蓝湖温泉、熔岩瀑布等绝美自然风景的国家。但你有所不知的是,在这个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不到4个人的北欧国家,却有着90多间的音乐学校,40多个冰岛音乐节和超过1000支的冰岛本土乐队。

流行、摇滚、民谣、电子、实验、爵士、雷鬼……冰岛的音乐风格前卫且多元,因此也素有“冰岛音乐领先世界100年”的笑谈。

提到冰岛音乐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是被《国家地理杂志》称为“冰岛最著名的出口品”的比约克(Björk),还是空灵飘渺如天籁之音的胜利玫瑰(Sigur Rós);是擅于用乐器打造出空间美的奥拉佛·阿纳尔德斯(Ólafur Arnalds),还是酸甜如柠檬汽水,在谷歌搜索却只占了5页的小众乐队Flott……又或是Múm、Gusgus、 Vök、JFDR…… 哪一支才是你的心头好?

如果你想来冰岛旅游,不如在游览美丽的冰岛自然风光的同时,了解被誉为“仙境之音”的冰岛音乐,伴随空灵而婉转的音乐,沉浸式体验独有的冰岛氛围。

要想了解冰岛音乐,那不如先来认识一下以下的几位(音乐节等相关干货信息请拉至文末)。

Daði Freyr -可爱怪咖,冰岛电音小王子

Daði Freyr 全名 Daði Freyr Pétursson,1992年6月30日出生于冰岛雷克雅未克,9岁前在丹麦长大,后举家搬回冰岛,先后居于 Laugaland 和Ásahreppur,现长居于柏林。

作为一名身高 2.08 米的“特长生”,Daði Freyr有着蓝湖般深邃迷人的眼睛、瓦特纳冰川般高耸而冷峻的鼻梁,以及一头金色慵懒的半长发。

Daði Freyr不仅精通鼓、钢琴、低音吉他等各种乐器,音乐风格也非常多元,迪斯科、放克、电子、迷幻流行,实验音乐全都信手拈来。Daði Freyr在学生时代便和朋友组成了 RetRoBot 乐队,并在2012年的 Musiktilraunir(冰岛著名的“实验音乐”大赛)中被评为最佳电子音乐人。一年后,RetRobot 发行了乐队的第一张专辑“ Blackout ”。

2017年Daði Freyr以歌曲“Is This Love?”参赛 Songvakeppnin(代表冰岛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选拔赛),斩获亚军。2020年他更是拖家带口,喊来了自己的妹妹、妻子和朋友们上台助阵,以一首“Think About Things”获得去欧洲歌唱大赛表演的机会。2021年,Daði凭借”10 Years" 拿到了欧洲歌唱大赛第四名的成绩、

而“Think About Things”也正是那首跻身《时代》杂志年度十大歌曲之列,获得 Russell Crowe 和 Jennifer Garner 等明星支持,并一举风靡全球的大热歌。这首快乐小曲儿其实是写给Daði Freyr两岁的女儿的。MV 里,Daði Freyr一家身穿标志性的绿色毛衣,凭借着时髦的节奏,朗朗上口的歌词,配合Daði 特有的声线,摇晃的脑袋和摆动的大手,征服了每一个观众。网友的评价也随着音乐搞怪了起来:

“这歌不能火,因为是冰岛歌,火了会化。”

“放入我的just dance2022最佳歌曲里。”

“我老了一定要跳这种广场舞。”

“想要同款卫衣。”

“高光一打,主唱的眉毛没了。”

  ……

Dadi Freyr令人印象深刻的不仅是音域和感染力,服装、视频、app和游戏都是他独特审美世界的一部分。比起音乐人,他更是一个综合表演艺术家。

2023年10月27日,Dadi Freyr 将带着他的首张全英文专辑《I Made An Album》跟大家见面。该专辑融合了迪斯科和流行音乐,歌曲的主题是自我反思、对歌迷和爱人的欣赏,以及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这张专辑充满着温暖与爱意:没有花招,没有刻薄,只有让你整晚跳舞的能量。就像他说的那样,“去爱你自己,除非你不是个好人——那就改变!”

《I Made an Album》的录音和制作完全由Daði Freyr完成:每一个编程音符、每一段旋律、每一个和声和每一个节拍都来自他的小录音室: “我希望它是一个真实的记录,记录我的声音,也记录我过去四年一直为之努力的东西。”

如果你也恰好身在冰岛时碰见Daði Freyr的演出,请一定不要错过!

SIGUR RÓS -胜利玫瑰,最爱的“丝瓜肉丝”

有人曾说,Sigur Rós并不只是一个乐队,他们是上帝的使者,为了改变人们对音乐的看法而来。第一次听Sigur Rós音乐的人,会有一种“如闻仙乐耳暂明”的感慨。

空灵的音乐,清澈的假声,出神入化的弓形吉他,我想大家对于这支1994年在雷克雅未克成立的冰岛后摇乐队并不陌生。乐队的名字Sigur Rós,意为“胜利玫瑰”,取自主唱Jónsi妹妹的名字SigurrósElín,因为她刚好出生在乐队成立的前几天。即便如此,粉丝们还是愿意亲切地称他们为“四个螺丝”和“丝瓜肉丝”。

乐队的成员由主唱兼吉他手 Jón Þór "Jónsi" Birgisson,贝斯手Georg Hólm,键盘手Kjartan Sveinsson和鼓手Orri Páll Dyrason组成。他们的音乐融合了古典和极简主义的审美元素,演唱着用冰岛语和非语言的声音交织碰撞在一起的“Vonlenska”。Vonlenska不是任何一种语言,而是主唱创造的一种特殊发音。它的名字来源于“Von”,这是 Sigur Rós 的首张专辑《Von》中的一首歌,也是它首次使用的地方。Vonlenska不同于用于人类交流的自然语言和人工语言。 它由包含非词汇词汇和音素的无意义音节串组成。 音节之间没有语法关系,也没有明确定义的单词边界。Vonlenska强调人类发声的语音和情感品质,它使用歌唱的旋律和节奏元素,而没有语言的概念内容,却依然传递着奇妙的思想和感情。

他们的歌曲常常在各大导演的作品中出现,卡梅隆 · 克罗在电影《香草天空》中启用了三首歌曲,其中两首也随后出现在美国版的电视连续剧《同志亦凡人》中。2004年,韦斯 · 安德森也在电影《海海人生》中使用了“Starálfour” 。

有时候,Sigur Rós 的乐队成员们也会亲自带着歌曲来到幕前客串,在观众张嘴惊呼的同时,又眨眨眼睛转身不见。《权力的游戏》曾在冰岛的众神瀑布(Goðafoss)、辛格韦利尔国家公园(Þingvellir National Park)、瓦特纳冰川国家公园(Vatnajökull National Park)等众多景点取景拍摄,而在“乔佛里的婚礼”这场戏中,这支冰岛乐队混入乔佛里的婚礼,带来了一版阴郁不详的《Rains of Castamere》(卡斯梅特的雨季》,诡异的音调一出,乔佛里便大怒着让他们滚蛋,场面诙谐解气。

除了《权利的游戏》中的客串以外,Sigur Rós也拍摄过自己的纪录片。2006 年的夏天,Sigur Rós 决定回到家乡冰岛举办一系列的免费巡演。这场巡演在导演 Dean Deblois 的镜头下变成了2007年的音乐纪录片“Heima”。“Heima“在冰岛语中有“家”之意。而中文译名《听风的歌》,则多了一份让音乐回归自然回归本真的呼唤,似是风过竹林而留声,雁过寒潭而留影。

“Heima"的拍摄方式极为写意,在音乐表演中穿插了冰岛绝美的自然风景与人物访谈。

欧拉夫斯维克小镇(Ólafsvík)、伊萨菲厄泽(Ísafjörður)、雷克雅未克(Reykjavík)及阿斯比吉峡谷(Ásbyrgi)等,影片拍摄途径村镇、艺术圣地、公园,居民区,还有杳无人烟的荒原……冰岛的一个个地点像一幅幅3D的画卷,在Sigur Rós的音乐中慢慢展开,你看见质朴的乡村教堂,看见辽阔的草原,看见迎风凌乱的冰岛羊,看见暗流涌动的海滩,也看见山顶上层层叠叠经久不散的云雾。

这或许也是音乐原本的样子,没有刻意搭造的舞台,也没有华丽的灯光,而那精确到半音阶的马林巴琴,也仅仅是鼓手Pall用捡来的扁平石片做出来的。他和他母亲两人住在乡下,整天做手工、刻石头或者做琴之类的东西。

“以前有不少乐队来冰岛巡演,有很多人聚在一起,大家载歌载舞,不过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为冰岛的居民演奏,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一种感恩,也是一种落叶归根。而用音乐抗议土地的破坏,抗议人类无节制的扩张,则是他们对自然的敬畏与尊重。

“水坝建在欧洲最大的一块还未被破坏的高地上,他们要让这片土地淹没,只为了给几座铝厂提供电能,我们看到大坝的时候……我觉得每个人都沉默了,因为它是一个巨大的怪物。”

“在保护美好独特东西方面,我们做得不够,比如拆毁老房子去建造一些丑陋的大楼。我们在装成另外的样子。”

冰岛的风很大,但Sigur Rós的音乐响起来的时候,风竟然神奇地停了下来,直到演奏结束,风似乎也听到了他们内心的呼唤。这支冰岛传奇乐队用无穷的音乐力量疗愈着自己和世界。

Magnús Jóhann -一体多面,浑然天成

Magnús Jóhann,照片上的他总是戴着一副圆框眼镜,慵懒的眼神、文艺忧郁的气质。黑白的配色似乎和他特别搭,显得冷峻、高级又不食人间烟火。但其实这名冰岛音乐人笑起来的时候,也很阳光温暖,甚至透露着一丝天真。

尽管年纪轻轻,但Magnús Jóhann的头衔已是长长的一串:他不仅是冰岛优秀的作曲家和键盘手,也是制作人、编曲家和音乐总监。从小在雷克雅未克的音乐社区中长大,接触大量的音乐作品,使得他在音乐上全面发展。他擅长的风格,从爵士乐、流行歌曲、弦乐配乐到电子音乐,如他本人一样多元多面。但尽管如此,他仍然拥有强烈的个人音乐风格:大胆的旋律、即兴创作的空间、巧妙的爵士乐和声以及打破流派陈规的尝试。

除了经手的430张唱片和为电影,戏剧做的音乐创作外,Magnús Jóhann已经发行了三张个人专辑,一张 EP 和两张双人专辑:一张是与 GDRN 歌手合作,另一张是与爵士贝斯传奇人物 Skúli Sverrisson 合作。2020年发行的第一张个人专辑《Without Listening》即为他在冰岛音乐市场开拓了天地。

灵感女神似乎特别眷顾他。他说:”如果你的创意天线被激活,那么即使最平凡的事都可以成为内心深处灵感的源泉。“所以他的歌曲才会有那么多天马行空的可爱名字,比如“Clean Teeth”,比如“ Einkavæðing Búnaðarbankans”(农业银行私有化)。Magnús Jóhann眼中的世界如此丰富、有趣、多元,正如他的音乐一般,严肃或滑稽,喧闹或安静,平淡或复杂,一体多面。

除了天赋以外,Magnús Jóhann对待音乐的坦率和真诚也十分动人。

”坦率、诚实“,这正是“ Án Tillits”这张唱片的主题。这张唱片由 Magnús Jóhann 与传奇低音吉他手 ,他曾经的老师Skúli Sverrisson 一起合作录制,所有的十首歌曲都由这对搭档在一天内现场制作完成。没有加录、没有调音,也没有修补,这张专辑浑然天成。两位音乐家似乎只是简单地用魔法捕捉了几个灵感迸发的瞬间,然后随手扔进了录音棚里。

“在这个一切都可以编辑和修复的时代,这样做让人感到耳目一新,”Magnús Jóhann 反思道。

SÓLEY-冰岛的雨天弹钢琴的手

如果说冰岛有哪位歌手兼具了梦幻般的特质,精致的唱腔和超现实主义的深沉黑暗,那么一定是Sóley。

Sóley 全名 Sóley Stefánsdóttir,1987年10月20日出生于冰岛的 Hafnarfjörður,雷克雅未克外的一个小镇。Sóley除了会演奏钢琴、吉他、管风琴和打击乐器,会写歌,唱迷人的古怪歌曲外,她更是一个通过音乐讲故事的大师。

Sóley的写作灵感主要来自诗人,以及背后的音乐世家,她的父亲是长号手和音乐老师,她的弟弟妹妹也同样是音乐家。2006年,Sóley加入冰岛独立民谣乐队Seabear,担任钢琴与和声。2010年,Sóley凭借EP”Theater Island“开始了自己的独唱生涯。次年,Sóley发行了她的第一张全长专辑《We Sink》。歌曲凭借优美的钢琴演奏,精致的声音表达,梦境般的质感和黑暗超现实主义的风格而一举闻名。2015年与2017年,Sóley先后推出了两张专辑《Ask the Deep》与《Endless Summer》,并与Örvar Smárason和Sin Fang 合作了“每月创作一首新歌”的项目。

在2014年的7月18日,Sóley曾发行过一张特别的专辑。这是一张完全由 Sóley 创作和演奏的钢琴专辑,名为《Krómantík》。这张专辑让人想起又冷又雨的夜晚,想起你坐在客厅的摇椅上,静静地聆听所有的心事。如果可以的话,动一动,想象一下角落里有一架走调的钢琴,想象一双年迈苍老的手。这双手会一直一直演奏下去,像是有什么很长的故事要讲。直到故事说完,直到”Krómantík“消失在沉默中,你闭上眼睛,慢慢开始看到更深沉的东西。

这就是《Krómantík》这张专辑,是记忆中一个阴冷的夜晚。Sóley的音乐像露珠,像骨骼,也像一个没有结局的暗黑童话。但她2021年的第四张个人专辑《Mother Melanchlia》却又带来了一些更为宏大的东西。Sóley也凭借这张专辑获得了2022年北欧理事会音乐奖的提名。

《Mother Melanchlia》这张专辑是对世界现状的一次沉思,是某个时代的文献,是地球和人类的悼词。它讲世界末日,讲人类的末日,以及人类对地球所犯下的暴行。整张专辑的风格介于美丽和恐怖之间,音乐优雅地流动在各个部分,融合了Sóley 的实验声(嗡嗡声和即兴部分)与旋律,以及振奋人心的曲调,形成一种独特的史诗感。

“我倾向于把我的音乐——尤其是这张专辑——看作一部电影。它只是没有图像。”Sóley说道。

专辑的灵感来自于资本主义和有毒的男子气概所导致的人类大规模自杀和生命毁灭,同时也受到了生态女权主义的影响。生态女权主义是女权主义的一个分支,研究性别范畴的影响,并展示了对女性和自然的不公正支配。Sóley 开始怀疑人类对自然的忽视是否与性别化的地球有关。例如,地球被称为大地母亲,它烙印着一个女性的形象。“是否因为将地球比作了女性,我们才更滥用地球?”

在表达上专辑充满了哲思,而在技术上她希望把科学和意识形态转化为艺术。她热爱艺术与科学的合作,热爱将研究转化为不同的艺术形式,为问题提供新的视角。“艺术帮助科学保存了不同的时代,帮助人们了解过去和现在发生了什么。”

而她的歌如同她的人一样,有自己的态度。当被问到专辑的大部分音乐为什么都长于四分钟时,她笑着说,“我做了相反的事,我知道这对在Spotify引流不利,但我不在乎。我做了我真正想做的事。”

SINFANG-不爱足球的冰岛人不是好艺术家

Sin Fang 原名Sindri Már Sigfússon ,1982年出生于雷克雅未克,是冰岛的独立音乐人,同时也是乐队 Seabear、Gangly 和Team Dreams的创始人之一。Sin Fang除了擅长流行、摇滚、独立民谣等各种风格外,他的音乐还颇具未来主义色彩,擅于用精微的震动摩擦配合声音的梦幻氛围,被滚石杂志称赞为“冰岛的Beck”。

但在十几岁的时候,这位出色的音乐人同所有的冰岛男孩一样,他喜欢足球和披萨,还是一个滑板和嘻哈爱好者。而他对视觉艺术的喜爱也在当时可见一斑:Sin Fang的手臂上布满了亲自设计的五彩的纹身。真正开启音乐生涯,或许要从他20岁开始学习吉他说起。从艺术学院毕业搬到伦敦后,他利用保险金买了第一套家庭录音设备。在随后的短短几年内,他的勤勉、职业道德以及独特的DIY风格开始受人推崇。

你或许听过他在2009年发行的首张专辑《Clangour》,或许听过2011年专辑《Summer Echoes》中令人心碎的钢琴民谣《Two Boys》或《Bruises》中突然爆发的吉他音。这张招募了一些来自Múm、Amiina和Seabear的朋友,在Sin Fang自己的工作室和 Sigur Rós 工作室录制的专辑确实颇有诚意。

他的第四张专辑《Spaceland》则滑入了未知的领域——带着柔和的冲击力和一些若隐若现的闪光。《Spaceland》在洛杉矶和雷克雅未克之间录制,是他对未来R&B的独特诠释:由于全新的制作手段而具有奇怪的感染力,充满兴奋感的黑色歌词,伴随着嘶嘶作响的踩镲和重低音的个人自白。

在歌曲“Candy Land”的mv里,Sin Fang体验了一把颗粒感的、几何化的人生。他身体会长出金属质感的珊瑚,会长出意大利面,会被风切割,甚至会掉帧。Sin Fang解释道: “大部分歌词都是在我恐慌发作后写的。”专辑名称实际上指的是他在那段时间所处的状态,当时他觉得自己“一直在死去”。

Sin Fang的音乐像包着火山灰的宝石,一不小心就从指尖的缝隙滑落。

宝石之一,就是那首即兴钢琴曲——《Soy Un Animal》。

钢琴曲的MV很有意思。导演Magnús Leifsson偶然发现了冰岛渔民在大西洋上打篮球的镜头,影片复古的风格吸引了Sin Fang。”如果你注意到视频的背景,你会发现水离得很近。”“这不是一艘豪华邮轮。但这些冰岛渔民就在大西洋上的某个地方,用船体作为篮球场。我觉得很酷。”

这段视频是1993年由渔船上的船员Ingi Guðnason拍摄的。Sin Fang放慢了它的播放速度,以配合钢琴的节奏。这段视频像一个温暖模糊的家用录像带,唤起了人们对简单的,前数字时代的怀旧。

视频中是一艘漂浮的渔船、白色的天空、蓝色的海水,中间是一群自由的海鸥。绿色的甲板上传递着一颗跃动的红色篮球,这是辛苦劳作的船员们最简单也最原始的快乐。有一次,一名船员冒着死亡的危险,在翻滚的波浪中侧吊在船的一侧,只为了去取落水的篮球。整个场面有些惊险,等捞到篮球的时候,船上默契地发出了一阵欢呼。Sin Fang欣赏这种冒险精神和勇气。

视频中的篮球框是由渔民用一个破旧的废纸篓做成的,这让Sin Fang想起自己十几岁时对篮球的痴迷。

“当时我们都在打篮球,看 NBA 比赛。我和我的堂兄弟们从爷爷那里拿来一个桶,问能不能把桶底锯掉。然后我们把它钉在一根柱子上,你知道的,就在那种用碎石铺成篮球场。”

OF MONSTERS AND MEN-爱上一首冰岛歌只花了4秒

如果你看过《饥饿游戏:星火燎原》、《行尸走肉》或《白日梦想家》,那么也许你曾听过Of Monsters and Men乐队在里面的配乐。如果你是《权利的游戏》的忠实影迷,或许你也会注意到,贾昆命令狼家二小姐艾莉亚刺杀女演员的那一集,有位表演得还不错的布拉佛斯城吟游音乐家,那便是Of Monsters and Men。

而对于第一次听Of Monsters and Men的人来说,爱上一首歌的平均时间是4秒。

Of Monsters and Men在国内又被称为兽人乐队,是2010年在Garðabær成立的冰岛独立民谣乐队。Of Monsters and Men的原始阵容由双主唱Nanna Bryndís Hilmarsdóttir、 Ragnar “Raggi” Þórhallsson、吉他手Brynjar Leifsson、贝斯手Kristján Páll Kristjánsson、鼓手Arnar Rósenkranz Hilmarsson以及键盘手Árni Guðjónsson组成。主唱Raggi想出了这个名字,大家觉得喜欢便延用至今。

Of Monsters and Men于2011年9月在冰岛发行首张专辑《My Head Is an Animal》。在澳大利亚、冰岛、爱尔兰和美国的摇滚和另类音乐排行榜上名列第一,在美国Billboard 200张专辑排行榜上名列第六,在大多数欧洲排行榜和加拿大排名前20。它的主打单曲《Little Talks》也一举在国际上取得了成功。

乐队在2016年参加了科切拉音乐节的演出,并在2017年10月在 Spotify 上的流量达到10亿,成为首支破10亿的冰岛乐队。

与其他冰岛乐队空灵的音乐风格不同的是,他们的歌结合了冰岛传统民谣与摇滚,加入了北欧民族乐器的使用,少了一些空灵悠扬,却多了一分大气辽阔。男女双主唱无疑也是Of Monsters and Men的一大特色,女主唱Nanna叛逆朋克,拥有岩浆般热烈有力量的嗓音,而男主唱Raggi的低音则温柔宽厚,如同冰川化水干净澄澈。加上吉他、贝斯、手风琴以及打击乐,交相辉映。听他们的歌,你听到的是冰与火的碰撞。

正如它的乐队名Of Monsters and Men, 他们的歌词中充满着自然的生灵,充满着天马行空的故事,也充满着象征意义:你的宠物是一只蜻蜓、森林长满会说话的树、没有牙齿的狼一样有撕碎人心的能力……

比如《Dirty Paws》这首来自第一张专辑《My Head Is an Animal》的主打歌。歌词看似讲述的是一个奇幻的故事,实则暗指第二次世界大战。这首歌先后被用作苹果iPhone 5产品介绍的背景音乐,以及电影《白日梦想家》的预告片插曲。

The bees had declared a war,

直到有一天蜜蜂向鸟儿宣战,

the sky wasn’t big enough for them all.

说天空太小我们要独占,

The birds, they got help from below,

鸟儿们得到地面上的援助,

from Dirty Paws and the creatures of snow.

来自于脏爪子野兽和雪中的动物,

And for a while things were cold,

战事终于渐渐冷却,

they were scared down in their holes.

动物们惊惶地躲在各自的洞穴,

The forest that once was green

这片曾经苍翠的森林,

was colored black by those killing machines.

如今被战火烧成了灰烬。

这就是Of Monsters and Men,他们关心荒野,关心生灵,也关心人类。

ÓLAFUR ARNALDS-音乐诗人的冰岛之旅

Ólafur Arnalds,出生于1986年11月3日,是一名来自雷克雅未克的郊外小镇Mosfellsbær的作曲家和制作人。但与其说Ólafur Arnalds是一名音乐人,不如说他是位诗人,是一个敏锐的实验者和创新者。他的歌曲将古典乐与电子流行乐完美融合,大多充满着诗意和哲思。

祖母在Ólafur Arnalds很小的时候就带着他听肖邦,而他做新古典音乐的初衷,也是想让那些觉得古典乐门槛太高、太难欣赏的人去尝试欣赏此类音乐,“去接近人们的心”。他对声音和作曲的理解也激发着新一代人欣赏和创作新古典主义音乐。

Ólafur Arnalds曾担任硬核朋克金属乐队“Fighting Shit”、“ Celestine”的鼓手。早在2004年,Ólafur Arnalds便创作并录制了德国金属乐队Heaven Shall Burn的专辑《Antigone》中的前奏曲和另两首歌曲。说起彼此的相识,还是一个有趣的故事:Ólafur Arnalds本在一个硬核乐队里打鼓,Heaven Shall Burn来到冰岛巡演,作为超级乐迷的他给自己的偶像演示了一些非常戏剧且前卫的摇滚歌曲,结果被Heaven Shall Burn一举相中有了合作。这是他的第一部古典作品,也是帮他打开欧洲市场的一块敲门砖,几个月后,Ólafur Arnalds便接到了厂牌制作完整专辑的邀请。2021年,Ólafur Arnalds在第64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获得两项提名。

Ólafur Arnalds有两张专辑非常有意思。

第一张是2007年发行的首张专辑“Eulogy for Evolution”。

我想你也许听过专辑中的《3055》,这是网易云里为数不多评论过万的冰岛曲目。《3055》的曲子缓缓推进,平仄激昂,像深自缄默中心底的呼喊,像漂泊如云时遇上的闪电。余华写:“生的终止不过一场死亡,死的意义不过重生与永眠。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

这张专辑由伤感的弦乐开启,诉说着从出生到死亡一生中不同时期的状态。所有的曲目都由4位数字命名,《0040》、《0952》、《1440》,《3326》……前两位代表分钟,后两位代表秒数,人生的画面通过声音永久保存。Ólafur Arnalds说他在做音乐时,会有很多片段闪过脑海,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某个画面变得异常强烈,而那个时刻便成为这支曲子的名字。至于每个画面里包含了什么内容,Ólafur Arnalds决定不与听众分享。他希望你闭上眼,看到的是自己的故事。

第二张特别的专辑则是2020年发行的“ Some Kind of Peace "。

那一年疫情肆虐,人们脆弱又顽强。

“人无法控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们能做的只是选择如何对待已经拥有的事物。”

这张专辑突破了以往的风格,反思人性的脆弱和真善美,是极具个人风格的一张专辑。

专辑的首曲《Loom》是Ólafur Arnalds与英国制作人Bonobo在冰岛高地徒步露营后,在 Ólafur Arnalds 位于雷克雅未克港口的录音室里录制完成的。而专辑的尾声《Undone》则是以已故歌手 Lhasa de Sela 的独白开场,揭示作品的核心思想。

除了这两张专辑外,Ólafur Arnalds在2016年与导演 Baldvin Z 合作,开启了一场“Island Songs”计划。他们在7周的时间里前往冰岛的7个不同地点,与7位不同的艺术家交流,并即兴创作出一首作品。

这部音乐影片里流淌着的不仅是音乐的交流,也是人的温情。艺术家,教师、诗人、风琴演奏家、合唱团、指挥家和创作者,你能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感受到冰岛的风土人情,感受到遥远而若隐若现的共鸣。

第一周曲目:Árbakkinn (ft. Einar Georg)

地点:华姆斯唐吉(Hvammstangi)

华姆斯唐吉坐落于冰岛北部的瓦斯半岛(Vatnsnes)之上,依傍Miðfjörður东岸,常年停靠着彩色的渔船。这个名字来源于“ hvammur”,意为“山间的绿色”。

艺术家:Einar Georg Einarsson 是一位冰岛诗人和文学教师。他搬到华姆斯唐吉这个偏远的小镇过退休生活,并用冰岛语写下赞颂河流的诗歌。他喜欢那里古老的教堂和美丽的溪流。

第二周曲目:1995 (ft. Dagný Arnalds)

地点:Önundarfjörður

Önundarfjörður位于冰岛西峡湾。Önundarfjörğur海岸被风景如画的山谷和山脉所包围。但这在冬天却变得严酷而危险,1995年10月,一场雪崩袭击了该地区的一个名为Flateyri小村庄,如今教堂边还坐落着一块刻有遇难者名字的纪念石。

艺术家:Dagný是一名音乐老师,住在这个偏远地区,在当地教堂演奏管风琴并和声。她尝试通过音乐了解这个村落。

第三周曲目:"Raddir"(ft. South Iceland Chamber Choir)

地点:Selvogur

在冰岛西南沿海的Selvogur湾,一座被称为“水手教堂”的木制小教堂坐落在一片空旷而孤独的陆地上,另一边则是海滩和大海。

艺术家:南冰岛室内合唱团,Hilmar Örn Agnarsson(指挥)与Georg Kári Hilmarsson(创作者)是父子。他们认为每种乐器都拥有独特的音色去诉说故事,去唤起情感。每种乐器都扮演着一个角色,创造出一幅完整的画面。故事可以是抽象的,但通过音乐,我们可以在听众的想象中创造一个清晰的形象。

第四周曲目:Öldurót (ft. Atli Örvarsson & SinfoniaNord)

地点:阿克雷里(Akureyri)

北部之都阿克雷里距离北极圈仅100公里,是冰岛的第二大城市。与米湖(Lake Mývatn)、黛提瀑布(Dettifoss)等明星景点相距不远。在这里白雪覆盖的山脉抵御了凌冽的寒风,树木得以蓬勃生长。

艺术家:Atli Örvarsson在好莱坞做了多年电影配乐后,回到了家乡阿克雷里。当被问道他最想念家乡的什么时,他答道:“是这里的人,是那些互相之间的理解,那些难以定义和量化的小事,构成了我们所说的文化。”

第五周曲目:Dalur (ft. Brasstríó Mosfellsdals)

地点:Mosfellsdalur

Mosfellsdalur这个距雷克雅未克仅30分钟路程的小镇,有着广阔肥沃的土地与丰富的农业资源。

艺术家:Þorkell Jóelsson的家是一栋坐落在绿地中央的明亮的橙色小屋。他是一位圆号演奏家,曾是冰岛交响乐团的一员。

第六周曲目:"Particles" (ft. Nanna Bryndís from Of Monsters and Men)

地点:Garður

Garður灯塔位于冰岛西南部渔业资源丰富的Garður镇,一共两座。第一座灯塔建于1897年,高11.4米,现改为候鸟研究中心。第二座灯塔建于1944年,高28.6米,2016年改为博物馆,塔内设有咖啡馆。两座灯塔坐落在遭受大风袭击的海滨,这便是曲目《Particles》的创作背景。

艺术家:第六周的曲目由Of Monsters and Men的主唱Nanna Bryndís Hilmarsdóttir与Ólafur一起共同创作。Nanna在Garður长大,那里是她创造力的源泉。她会在海边的岩石上玩耍,会给其他孩子讲鬼故事,会一个人骑车去看灯塔。她自认是一个奇怪的孩子,但回到Garður,就找到了小时候的宁静。

第七周曲目:"Doria"

地点:雷克雅未克

雷克雅未克是Ólafur的家,是他生活、工作和玩耍的地方。这一周里,Ólafur更关心身边的人,正是这些人激发了他的音乐和艺术灵感。他邀请人们去Iðnó音乐厅,一起参与最后的录音环节。

艺术家:众人。

冰岛音乐节相关实用信息

风格各异、勇于创新、追求本真、回归自然——这便是冰岛音乐的魅力。

如果你有机会来冰岛,除了感受冰岛南岸瀑布、黑教堂、冰河湖、钻石沙滩、黄金圈和斯奈山半岛的风光外,也必须现场感受一下各大冰岛音乐节的魅力,毕竟除了独特的自然风光外,“音乐”或许是冰岛最不昂贵的东西了:)

以下是一些音乐节的信息:

简介:冰岛音乐节之首,众星云集。2023年的阵容包括Daði Freyr、JFDR等。

日期:2023年为11月2日至4日

票价:2023年为11900-34900冰岛克朗

建议:Iceland Airwaves的预定一般十分火爆,请务必提前预定票务、机票和酒店。如果订不到酒店,也可以考虑预定我们的冰岛环岛冬季8日游:温泉文化 & 黄金圈及更多天数的冬季旅行套餐,白天近距离接近冰川,探险蓝冰洞,晚上听完音乐节,去最佳观赏点观看极光。

简介:在冰岛本地人气很高。这个节日发生在冰岛永不落日的夏至,午夜太阳使其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主办方别出心裁,偶尔也会在冰川、火山和海洋上举办一些特别的表演。

日期:一般为每年夏至前后三天,2023年暂无官方消息。

票价:每年不同,详情见官网。

建议:夏天的冰岛天气很好而且非常美,不如趁此机会参加一下夏季的冰岛观鲸活动,毕竟冬天观鲸的难度可就大大上升了!

简介:Sónar Reykjavik的音乐舞台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人才,也有冰岛当地的艺术家,既有老牌艺术家,也有后起之秀。其中一些人在音乐节上进行了首秀,另一些人则首次获得了国际认可,这也赋予了音乐节“独特的个性”。

日期:2019年为4月25日至27日,后暂未举办。

票价:单日为14990冰岛克朗,两日票价为19990冰岛克朗,详情见官网。

建议:Sónar Reykjavik在冰岛哈帕音乐厅(Harpa Concert Hall)举行,Harpa虽有四个室内舞台,但总容纳量仅为每晚3500名客人,若再举办建议提前预定票务与机酒。另外4月起冰岛的天光渐长,看到极光会变得更难。不如跟着我们的极光团,一起抓住极光的尾巴。

简介:音乐节于2003年由本地的音乐人Mugison及他的父亲一起发起。Aldrei fór ég suður在冰岛语里的意思是“我从未南下”,因为音乐节在冰岛西峡湾的伊萨菲厄泽(Ísafjörður)上举办,而“南下“中的”南“指的正是雷克雅未克。

日期:2023年4月7日至8日

票价:免费

建议:一般的冰岛环岛游不包括西峡湾。因此若难得去了一趟西峡湾(Westfjords),记得不要错过可爱的海鹦鹉(Puffin),充满神秘色彩的丁坚瀑布(Dynjandi),以及惊险刺激的海钓。如果您对冰岛西边的景色还不熟悉,我们愿意为您规划行程。

LungA Art Festival,Saga Fest,BræðslanDark Music Days,Drangey Music festival,Eistnaflug,Reykjavík Folk Festival ……

冰岛大大小小的音乐节还有许多,大多集中在雷克雅未克,如果你是个冰岛乐迷,相信总有一场音乐会属于你。

这里再介绍一些雷克雅未克的音乐场地信息供参考:

雷克雅未克艺术馆坐落在雷克雅未克Tryggagata街道17号,是音乐节的主会场。演出一般从晚8点开始到凌晨12点以后结束,演出期间艺术馆白天正常开放。

Gamla Bíó 位于Ingólfsstræti街道2号, 是雷克雅未克市中心一座历史悠久的美丽建筑。

从1939年到1981年,它是一家电影院,后被冰岛歌剧院收购,并于次年开始运营。2014-2016年的翻修使得建筑设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仍保留了原来的外观。如今Gamla Bíó 已成为冰岛各大音乐节的首选会场之一。

Iðnó位于Vonarstræti街道3号,是坐落于雷克雅未克市府大厅旁边,靠近托宁湖(Tjörnin)的一座木制建筑。它于1897年建立,最初是一座剧院,现在建筑内包含餐饮与文化中心,是各阶层各年龄段人们的聚会场所。

Frikirkjan是坐落在Frikirkjuvegur街道,托宁湖边的一座绿顶白墙的教堂,也是雷克雅未克最古老的教堂之一。这里成立了冰岛独立的路德自由教会。音乐人Sufjan Stevens曾在此表演。

Gaukurinn位于Tryggvagata街道22号。

Gaukurinn是一家无性别酒吧。禁酒令解除后,冰岛的首批合法生啤在这里出售。许多冰岛最伟大的艺术家都在此起步,这也奠定了Gaukurinn在冰岛音乐界的地位。如今Gaukurinn已经成为同性或小众艺术家的避风港。

如果你没有赶上音乐节,但又实在对冰岛音乐感兴趣,那么你不妨去逛逛这些地方

Lucky Records位于Rauðarárstígur街道10号,毗邻Hlemmur公交车站,是雷克雅未克最大的唱片店。从2005年的Kolaportið跳蚤市场开始,它的藏品就与日俱增,至今已达50000多件。店内还专门设立了冰岛唱片分区,非常适合挖掘一些当地的优秀音乐作品。

12 Tónar位于Skólavörðustígur街道15号。

12 Tónar成立于1998年,2019年增加了酒吧和咖啡区,曾被《纽约时报》、《国家地理》、《明镜周刊》等多家媒体报道,并与奥斯卡奖得主Hildur Guğnadóttir、两次获得奥斯卡提名的Jóhann Jóhansson均有合作。

冰岛摇滚博物馆位于Hjallavegur街道2号。

如果要了解冰岛的音乐的发展、音乐文化与现状,冰岛摇滚博物馆是绕不开的。在这里你可以了解那些为人熟知的冰岛艺术家,如The Sugarcubes、Björk、Sigur Rós和Of Monsters and Men背后的故事。了解他们在人口如此稀少的冰岛,如何取得成功。你可以了解到冰岛流行音乐和摇滚乐的历史。冰岛摇滚博物馆里还配有声音实验室,你可以在定制的卡拉OK室里尽情歌唱,或尝试电动鼓手、吉他和贝斯。

朋克摇滚博物馆位于Bankastræti大街2号。

这是一个由公共厕所改造而成的博物馆。2016年11月对外开放,致力于展示这个北欧国家的朋克故事: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一直到90年代初 Sugar Cubes乐队解散。展品包括照片、海报、乐器、舞台设备和俱乐部表演的流媒体视频等等,甚至还有一些音乐人穿过的服装和签名唱片,异常丰富。

看了这么多,是否激起了你对冰岛音乐的兴趣?你的脑海中有没有浮现想听的现场,或想去的地方?不如看看我们的冰岛限量版7日省心套餐:MAGMA酒店联名款,不仅带您纵览冰岛冬日风光,更有轻奢型Magma酒店入住体验,我在冰岛等你。

标签:

关于作者

一名“业余”旅行爱好者,热衷于把全世界的啤酒瓶盖带回来做成冰箱贴。无聊的时候想变成一封没有地址的信寄往冰岛的火山口。也想在去的路上顺便晒晒午夜阳光,晒晒北极光,并和可爱的小Puffin打个招呼。 很多年前因为冰岛独特的地理位置对其产生好奇,之后越了解越喜欢,逐渐沉沦:)。立志泡遍冰岛的每一个温泉——“如果人非要选一个地方摆烂的话,为什么不能在冰岛的温泉呢!”

查看Lucia更多的文章

相关文章

从森林猫旅行的冰岛攻略中了解更多信息